Sunday, October 15, 2017

在家裡練習瑜珈--Taimat yoga mat使用心得

上個月開始
發現如果睡前做五六個陰瑜珈動作對睡眠品質有相當顯著的幫助
通常我很容易因為一點聲響就被吵醒或者變成淺眠
但只要睡前有花個45分鐘做
幾乎都可以一覺到天明
醒來的那刻就是鬧鐘叫醒的那刻
然後就失心瘋一口氣買了瑜珈枕,瑜珈磚,以及一條瑜珈繩......哈哈哈
只能說瑜珈的東西真的都好貴喔
看似普通的道具動輒兩三千


然後我也拋棄了之前跟一休買的那塊超無言的瑜珈墊了
他蠻適合帶出門 但可能做一些靜態的瑜珈會比較適合
如果是要練ashtanga或vinyasa flow的話太輕薄了
很容易在跳躍的動作的時候跟腳一起翻起來
或者是沒有一種包覆的感覺 動作做起來很不安心!
所以又花了兩千多塊買了一塊網路上大家蠻推的Taimat瑜珈墊-先知系列
我是在奎山宜水的pchome online shop上買的
他們送貨很快 包裝也很仔細 蠻推的!
本來是相中了Jade Yoga Mat


他是一個美國的牌子 主打瑜珈墊都是用是地球友善材質製成巴拉巴拉
反正就是說對身體比較無害或者之後會自然分解之類的
當然材質是很重要 但是我更在乎瑜珈墊的厚度和止滑度
ptt yoga版上推最黏的大概就是這牌了吧
但沒想到網路上竟然大缺貨
後來我上amazon看評價
在一片掌聲之中還是發現有一些老外有寫到他的缺點
主要是難以清理----畢竟他的優勢是止滑 止滑也就表示他具高度黏性 除了黏你的手黏你的腳也很容易黏灰塵跟毛絮
這一看不得了 很難清理這件事情太嚴重了 立刻打消念頭
接著就看到Taimat這個yogis也很推崇的台製牌
網路上還可以找到Corey老師的推薦文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40576366034921&id=518948548197708
看到認識的老師用樸實的文字推薦這款產品
正常的失心瘋(?)人士都會毫不猶豫地掏出卡吧


最近兩個禮拜使用下來
我覺得Taimat的止滑度非常夠用了
甚至我覺得摩擦力有點太強 做上犬式的時候腳背的皮膚會被拖住有點痛
如果很在意的人可能要注意一下這點
但是在前後跳的部分真的是完美
可以比平常在會館使用Manduka的墊子時再多跳個3~5公分左右!(驚人)
另外就是清理的部分 這種黏黏的墊子果然甚麼都黏
但我又不想隨時都要把他捲起來(這樣使用長期下來對墊子也不好)
不過算是可以督促自己不要太久時間不在他上面練習.....????
剛收到打開來時會有一個很奇怪的北海鱈魚香絲味道
大概過了兩三天左右會散掉8成
兩個禮拜後幾乎就沒聞到了
第一次使用前我有用清水沾濕乾淨的布擦拭全體
之後就用之前的心頭好


Bondi Wash Yoga Mat Spray
他的味道是塔斯馬尼亞胡椒+薰衣草
味道非常非常地抒壓! 一開始我是在會館練習的時候被墊子臭到才決定購入的
使用之後幾乎無法再不用了
下犬式的時候深吸可以聞到這樣的天然香氣真的非常非常地療癒!!


昨天在家練習完以後通體舒暢
想要shavasana多久就多久的感覺相當珍貴
一邊練習一邊思考軀殼對靈魂的意義是甚麼
休息夠了去洗澡 洗好以後老公也運動回來了 他還以為我的瑜珈練習室裡面在進行甚麼邪教膜拜......(燈光昏暗+蠟燭+詭異冥想音樂繚繞)
一周的第一天就可以有這麼美好的開始真是太幸福了 <3 p="">






Tuesday, October 3, 2017

兄弟/余華

先是看了曾經改編成電影的「活著」作為入門
開始進入了余華生花妙筆的小說世界
在活著那進展有如三倍速快進似的人生繪影裏
整本小說也被我如同快速前進三兩下吃乾扒淨
然後我好奇地再打開第二本的「兄弟」


一開始其實不是那麼吸引人地
主角的名字叫做李光
但因為家裡窮 媽媽總是給他剃個光頭 久而久之鎮上的人都開始叫他李光頭了
名字聽起來就是個二百五
李光頭從小沒了爸爸
但卻不是因為什麼了不起的原因
只是因為爸爸在公廁裡偷看女人上廁所 結果自己一個不小心跌進馬桶裡溺死了
沒想到故事的開頭
李光頭才14歲 已經依樣畫葫蘆地在公廁裡歪著腰 循著沒什麼印象的生父的路了

李光頭的媽媽後來嫁給了另一個男人
這個男人才是李光頭一生中認定的父親
這個男人名叫宋凡平
雖然他的名字有平凡兩字 卻是一個完全不平凡的男人
氣宇軒昂 身材頎長 儀表堂堂
更重要的是
宋凡平擁有一種在逆境中仍能微笑以對的堅強
即使在文革時代
因為地主兒子的身份在獄中被批鬥
一條胳膊被民眾毆打到脫臼救不回來
兩個兒子追著他問為什麼左邊手臂和另一條手臂長得不一樣了
他只是帶著一抹微笑
解釋說這條手臂去休息了
兩個兒子驚奇著這男人的厲害
竟然能讓胳膊郎當起來休息幾天
讓孩子們追著他學如何讓胳膊郎當 興致勃勃到完全忘記了他臉上的青腫

也因為李光頭的媽媽再婚嫁給了宋凡平
讓李光頭多出了一個一生的兄弟
那就是宋鋼
一個過了十年後 和他爸爸如出一轍的高大挺拔的年輕人
不一樣的是宋鋼多了一份羞澀和木訥 少了一份自信和游刃有餘
宋鋼重信 重情重義
答應了李光頭的媽媽 要一生一世照顧李 他就一輩子信守這樣的諾言
李光頭到了最後 還惦記著宋鋼當年為他煮的那鍋米
吃遍了鮑魚魚翅 山珍海味
卻仍然沒有味道比得上記憶中 兄弟為他煮的那鍋珍貴的米飯

兩人童年時代一起過著沒有父母的兄弟生活
父母相繼死後 被強迫分開 卻還是時時惦記著對方的陪伴
這份情誼 一直到兩人戀上同一位女子 而受到挑戰
那就是李光頭當年偷看的屁股中最美的主人林紅
面對李光頭近乎荒謬式的追求
這個劉鎮第一美人林紅只是嫌惡
但她卻對緊緊追隨在李光頭身邊宋鋼產生了興趣

林紅這個角色 外表雖然沈魚落雁閉月羞花  個性其實是非常剛毅的
她嫌惡李光頭 就是嫌惡到底 不管他怎樣懇求 怎樣說破了嘴 用盡各種招式 完全就是沒用
而她為了得到宋鋼
寧可挑戰他兩兄弟情誼 寧可跳河 也一定要讓宋鋼為她傾心
最讓人遺憾的是 他倆那台永久牌自行車
在記憶裡 那是多美的一幅畫面
一對佳人 幸福地環抱在一起 男帥女美
每打響一次車鈴 彷彿再一次向世人宣告他們的愛情
但隨著時光流逝
兩人雖然幸福依舊 但車子已老去 兩人也開始被生活折磨地快要抬不起頭
而當年那個流氓 那個低俗的粗人 那個沒腦子沒氣質沒神經沒知識的李光頭
竟然成了鎮上最有錢最有能耐 富得流油 富成了一艘萬噸郵輪!

余華的故事都很簡單
卻也都很現實
常常都顯現了 人生的富貴不長久 人生的幸福也可能僅止於現下
所以當林紅嫌棄李光頭 執意要嫁給宋鋼的時候
我就已經暗自感到不安
結果作者果然就是按照的他一往的套路讓故事去發展

宋鋼自殺的段落是我在台南到台北的高鐵上看的
當天是上班日所以車上不算太多人
沒人發現我在位子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眼淚只差那麼一點就要從滿溢的眼眶裡直洩
雖然前篇和後篇的前半都有好多段落讓我笑到肚子痛
這段的沈重和無奈卻真真實實地打在我的心裡
余華更讓諷刺加重在這段的劇情裡
讓一邊是宋鋼躺在鐵軌上的畫面 而另一邊是李和林放蕩地享受魚水之歡
人世的蒼涼至此表露無遺

而我看著宋鋼的時候 常常想起了我的丈夫
不完全一樣 但是在某些特質上 他們的確有相似之處
宋鋼為了希望讓林紅過上最後一些好日子
連豐胸手術都做了
他真的懂那是什麼嗎
那樣的年代 那樣的知識背景下
人真的為了錢什麼事情都做得下去了對嗎
旁觀者的我們邊看邊替宋鋼覺得不值
但當自己身處在那樣的時空之下
是否也可能做出相似的決定呢
又或者 已經在完全不一樣的時空下了
我們其實也不斷地再做出一樣的決定呢

這本小說裡 沒有人是壞人
沒有人真的壞得令人恨之入骨
就連最後林紅因為李光頭富了
從當年那樣嫌惡他的態度 轉變成了「好像沒那麼討厭」
都似乎很讓人理解
甚至還能覺得這樣的心情轉變林紅肯定也體會到了
而在此同時也感受到她感受到的
人世的無常和對上天的安排的無奈
李光頭也不是壞人
他很坦率 說到做到  直言不諱 不拐彎抹角 也不耍小心眼
他的所作所為 我認為 只是忠於自我的表現
這本小說 沒有精巧的字彙 沒有賣弄的辭藻
但卻有深深打動人的能力
雖然在余華三部曲裡 這本小說的爭議最大
許多人批評用字太過粗鄙  俗不可耐的對話出現頻率太高
但在我的意見裡 那是對真實的中國的描繪
反而因為這樣 作品顯現的生命力是更蓬勃 也更值得被探究的

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
他讓我看見了一段兄弟情誼
一些愛情的模樣
一些生命的無常
在一個大時代的中國發生著



Saturday, September 30, 2017

常常的抱怨

他常常喜歡抱怨
說有些人的格調讓他不敢恭維
有些人的思考模式
也總是在挑戰其他人的耐性

有些人喜歡雙語交雜彷彿這麼做可以增加文字的深度
殊不知許多時候只是更加暴露了自己的無知
以及無法同時駕馭兩種語言的短處

他常常這樣說著
我很想問他
在批評他人彆腳的外語之前
你有掂過自己有幾兩重嗎

但回頭一想
其實批評很多人根本不需要資格

天堂

嘿親愛的
不是我
不想留在你身旁
我以為天堂
總是在遠方


嘿親愛的
坦白說
我的過去
有幾分很像你
一樣在尋覓


只是日日夜夜 歲月過去
走盡千萬里
我也曾嚮往 也曾徬徨
夢想的路上


日日夜夜 輕輕嘆息
只想告訴你
沒有愛情的地方
沒有天堂




忽然想起了這首遙遠年代的歌
那時候我們穿著制服在大禮堂
你為什麼可以跑進來別人的校園我已經忘記了
彈著吉他唱著歌的年代
那時就是起點吧

Wednesday, September 20, 2017

Tuesday, September 12, 2017

Since i told you it's over



曾經有一個巨蟹座的男孩

我想對你說這些.
三個月前是每秒都想
兩個月前是每天都想
一個月前是常常都想

現在
我偶爾想
但 我一點都不想看到這樣的你
如果是這樣的愛
我覺得 也許我
需要一個更大的世界吧.

Thursday, August 10, 2017

誰來剪月光的賞析

這首歌跳進了 Spotify的New release推薦裡
打開了聽了第一遍就流淚了
於是心血來潮想分析一下歌詞

我找不到那個你曾說的遠方
也想不到要怎麼問你別來無恙
世界亂得一塌糊塗可是能怎樣
偶爾抬起頭來還好有顆月亮可賞

<這段好像沒什麼特別
世界亂得一塌糊塗這點讓人有點共鳴
有可能指的是時代的變遷
例如像最近歐洲的難民和各國政治動盪
但幸好  月亮永遠在那兒 提供著心碎的人們些許慰藉>

太多回憶要我怎麼擺進行李箱
一直沒哭一直走路走灰多少太陽
因為往事沒有辦法懸賞
隱形在那大街小巷
剪斷了它還囂張

<這段最美的一句是一直沒哭一直走路走灰多少太陽
轟㝫㝫忽然來到的結局令人頓時失去了方向
但時間還是不停流動著
在不知不覺時
我們已經繼續往下走了
走「灰」太陽是很新鮮的形容
好像在那不斷經過的時間裡 還隨之蒙上了層層的灰 遮蔽了回憶本來清楚的面貌
但即使是這樣
隱形的往事還是在偶然的瞬間裡各種被發現>

我的嘴在說謊 說的那麼漂亮
說我早就忘了你像月一樣的俏臉龐
最怕一邊忙呀忙一邊回想那舊時光
剪不掉的是你
帶淚的臉 還真是煩

<超不喜歡俏臉龐這句
大概是整首歌詞寫得最差的一句
但「剪不掉的是你 帶淚的臉 還真是煩」把它救回來了
跟下面的 帶笑的苦 相映成輝
本來覺得「帶苦的笑」似乎才更能精確描寫這樣的心情
但為了押韻做成這樣的調整
意外地感覺得當  且更提升了情感上的層次>

多少原因將我綁在半夜屋頂上
一直沒再愛一個人如今就是這樣
因為故事跟你說了一半
於是擱在所謂雲端
誰忘不了誰孤單

<所謂擱在雲端
難不成就是儲存在google mail裡面的回憶的意思???>

我的心在說謊 說下去會瘋狂
如果沒有月亮那些日子都無妨
最怕一邊忙呀忙一邊想那舊時光
剪不掉的是你 帶笑的苦 還真煩

<深深可以體會說謊說下去會瘋狂這種感覺
搞到最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
生活的本質 在現實生活的沖刷之中
漸漸地遺忘了
但一想到你
想到那些過往曾經
並不是抱怨沒有如此回憶會比較好
但是
這樣無預警的忽然掉淚
老實說 令我有點困擾>


我的嘴又說了謊 說的那麼漂亮
以為已經忘了你的那些美像月光它剪不斷
因為愛早就鑽進心臟
心一跳淚就會燙
那些帶淚的臉
帶笑的苦 還真煩
月亮是個兇手
想你的我 是通緝犯

<愛早就鑽進心臟這個形容非常的漂亮
好似有些愛情其實只停存在表面
但這段感情卻不然  能使那心動帶著發燙的淚落下
然後這首歌最美的第二句出現在這段最末句
月亮是個兇手 想你的我 是通緝犯
雖然似乎有些中二
但放在這整段歌詞裡絲毫不違和
就是因為那勾人的月光
催使人毫無悔意的犯錯
而我們全是那錯誤中的贏家>



我有時候真的很怕望見那月光中的你

<其實 月光就是回憶的流
我只是畏懼翻開那頁
然後又再度看見流中  的你和我
然後整首歌裡
其實都是在害怕
一邊在「你」的面前不願承認還愛著的心情
一邊在「你」的背後卻又害怕碰觸回憶

為的是什麼?
也許 對方已有歸宿
也許 是那愛已經過期
也許 是心裡明瞭 即使這般 終究是回不到過去
只能在這月光中 不斷地 反覆地 重複畏懼>

Wednesday, August 9, 2017

八月,重回那段有雲的日子

在那個假期 課本變成雪花飛舞
但 前路未蔔
媽媽常常帶我去 討回判錯而丟掉的一分
然而 未果
在那個假期 我開始練武
旁晚來臨前的整個下午 在水泥地面的籃球場
直到夕陽燒紅了天的那一邊 有啟明星升起
在那個假期 一家三口會在午飯後
等著音樂響起 看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有人在唱 跟我去爬山吧 山上有雪蓮花
在那個假期 有一盤磁帶 總是整日放著 放著
你知不知道 思念一個人的滋味像是喝下一杯
冰冷的水
那時不懂得何為憂傷 根本不懂得
何謂憂傷
只知道聽著歌 想哭但哭不出來
只知道 聽著歌 想哭但哭不出來
想哭但哭不出來 哭不出來
想哭但哭不出來 哭不出來

後來 大人們走了
成群結隊走的好遠
院子裡空了 只剩下樓群和蕩滿塵土的自行車
時間變得好大 像爸爸那件褪了色的夾克衫
房間變得好靜 能聽到時間的顆粒摔碎在地上
看著清晨到夜晚
從夕陽到繁星
從酷暑到秋霜
從喧鬧到淒涼
看著自己懂了更多 美的 醜的 善的 惡的
看著清晨到夜晚
從夕陽到繁星
從酷暑到秋霜
從喧鬧到淒涼
看著自己懂了更多 美的 醜的 善的 惡的
直到自己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變了模樣
多想抬起頭 有雲在飄過
多想抬起頭 有雲在飄過

Tuesday, August 8, 2017

分開了但始終都掛心

這句話好像精采描繪了我們的關係。

信箱裡,我以為搜尋你寄來的信件
只會出現最一當初 我們寄來寄去的那些essay和禮貌的來來回回
其實不然
9年不長不短,但足夠累積遺忘在記憶裡卻實際存在的郵件了
你曾經問我的事
我曾經回給你的東西
這時候的是關切
站在喧鬧的人群裡一邊讀著手機上你敲著鍵盤打出的一字一句 心裡在流淚
有好多事情是我真的忘了
但看到標有你名字的信
或你提醒又會再想起來

現在才想起來
原來你真的都有向我說過那些話
只是當下我不見得有非常認真聽
也不見得很認真回
我們都在忙什麼的中的時間就這樣過了
然後你就去做了
然後就成為了歷史 在此刻向我傾訴


雖然人都很自私
卻又還是沒忘了本性
於是我們
講到分開不再用遺憾的口吻
習慣世事無常 才能慶幸再次聯絡的時刻

願這天涯路上我們永遠能成為彼此的過客
每次散席  我總還是能帶著微笑送你一程

Monday, July 31, 2017

Last day of July

這會是一篇想要快點留下些什麼的紀錄


七月裡 充斥著新家的適應
光線的流動
夏季日劇的聲音
Code blue終於開始上演
Mr.Children熟悉的主題曲 縈繞在腦海裡

但最後的幾天 我們又重逢了
這次又是時隔多少年已不可考
曾經幼稚的我和總是侃侃而談的你已經長成大人
這點是我感覺最感慨的部份
曾經不可一世對周遭事物充滿不屑和孤芳自賞的你
雖然一點一滴的妥協 但我還是能感受到昔日那偏執的靈魂正在努力學會和世俗共存

我們講了多少的話?話題是否從亞洲到歐洲轉到美洲又回來一圈了呢
從母豬到父權主義到草食男再變成大倫敦主義
只是一個晚上根本不夠用 只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吧
為了國家的面子 絕對不能向風雨讓步
已經不會固執地維持著自己的形象 所以更能放鬆地暢所欲言

人生那麼短暫
只有數十年在這個世界上
好手好腳地 有生產力地 可以發生一些事情 遇到一些人
我很珍惜很珍惜
曾經跟我走過不算短的一段日子的這些人
在廣袤無垠的時間流裡
我們 已是永恆

Wednesday, June 21, 2017

一直覺得很累

搬家至今 快要兩週了
一直有種很疲倦的感覺
雖然說這是自然的結果,也沒什麼好特別去說明
但對於這種疲倦的感覺,也矛盾地覺得很疲倦
希望能趕快跳脫出這個迴圈,早日適應新的生活
這不是廢話嗎
但還是想說明一下

有好多待辦事項
好多要添購的東西
好多書和音樂
衣服和垃圾需要整理
一個人沒有豐富的知識和手到擒來的辭藻即將是可悲的
請別忘了為了達到由衷感到幸福的那一刻之前需要的所有努力

阿 說了半天 還是啥都沒做
我是否也有點托大

今天忽然偷偷立志未來要成為氣質脫俗且可以好整以暇口操三種以上語言的阿姨
但仍然不斷地重複在消耗生命的迴圈

Wednesday, June 7, 2017

真的很久沒唱歌了 既然說要唱就要整理一下最近有在聽的音樂先

椎名林檎 目抜き通り
一開始是因為看了四重奏 聽了主題曲以後
就在spotify上瘋狂搜尋有沒有其他歌可以聽
我對於她的音樂算是很慢的進場者
有的有可能聽過但卻不知道創作者是她

Arab Strap  The first big weekend
雖然已經聽過好一陣子阿拉伯條紋了
但很喜歡這首歌裡面的所有故事
聽著讓人有種回到17歲的感覺
那種所有的時空都是半夢半醒 所有責任都是別人在扛
唯有戀愛和朋友和酒精和舞蹈才是生活的重心
但生活中小小的感動仍少不了

The Libertines  What became of the Likely Lads
準備高業的時候滿腦子竟然都是這首的旋律
隨著考試結束逼近 副歌的聲響也跟著高漲
3:30秒以後的另一首歌叫人聽了無所適從
The ideal girl,
In London from France
Came over, then left me,
She left me entranced
Now I have to get by,
Once again on my own,
Nothing but memories
So I remember your eyes,
In their dark shade of brown,
While these blue eyes of mine,
They stay closed
I kissed you goodbye on the M-109
I choked as I watched the bus go, oh-oh
Choking and smoking to your angelic soul,
Choking and smoking myself into a hole,
Where the only way out is to sleep and to dream,
And to cry out your name



Tuesday, June 6, 2017

還有一句很好笑的

那就是之前跟小黃姐見面以後轉述了部分談話內容給大黃媽聽
大黃媽聽了以後大笑說
「什麼叫做她比我還愛哭?妳有什麼好哭的?哭人生太順利?」
















Monday, June 5, 2017

其實喔

在真正踏入這個現實世界以前
我曾經不只一次被人求婚過
雖然被直接當做玩笑話(實際上也是)地拒絕了
不得不說
我還蠻喜歡這種雪地中昏死的浪漫橋段的
雖然非常地超現實 也很無用
但是在黑夜與白天交界的魔幻時刻發生
還是不禁叫人夢迴不已

唱歌阿
什麼時候再來唱一下好了呀?